热门搜索:

就按林公子你说的办从现在开始我祁连寨便听你指挥

时间:2019-01-01 13:07 文章来源:互联网

他虽然为人鲁莽易怒了一些,但见识还是有的。
 
    眼前这家伙的精神秘法竟然如此强大,一个照面,自己竟然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中招了。
 
    不过何展还是硬着口气冷哼道:“就会用这种鬼蜮计量,有本事正面出手啊!”
 
    说着,何展竟然不服输的还要冲上去。
 
    不过这时一旁的林木通却是沉声道:“我来!”
 
    在庞虎麾下时,林木通便经常跟何展争吵,两个人一个冲动,一个理智,平常也都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不过在面对外人时,他们却是同生共死的兄弟,肯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
 
    一柄足有二人高的漆黑长枪被林木通拿在了手中,带着无匹的气势和呼啸着的劲风向着楚休轰然砸落。
 
    那股强大的气机简直令人不敢相信是林木通这么一位看似干枯瘦弱的武者使出来的。
 
    这一次楚休倒是没用摄魂九大式,他只是双手结印,大金刚神力的法相施展而出,周身罡气爆发,凝聚成了一个奇异的身影,一半佛光普照,一半魔气滔天,那邪异的佛像一掌落下,佛魔之力交织爆发,直接将林木通整个人直接轰飞出去。
 
    魔罗金刚相!
 
    大金刚山神力的法相楚休之前在魔道会盟时已经施展过了,此时这门功法他倒是也不介意露出去。
 
    接连两招便击败庞虎麾下两名高手,楚休的实力显露无余。
 
    这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周围的众人肯定会震惊楚休的实力从而不敢动手的。
 
    不过放在这些昔日胆大包天,都敢去跟北燕朝堂硬撼的巨寇这里,他们虽然也震惊楚休的实力,但他们却也一样群情激愤的要对楚休出手。
 
    何展和林木通是他们的兄弟,现在兄弟被人打了怎么办?哪怕眼前是武道宗师,他们也只有一个字,那就是上!
 
    不过就在这时,庞虎却是冷哼了一声道:“都给我滚回去!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看着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的何展跟躺在地上的林木通,庞虎轻哼了一声道:“死没死?没死就给我坐回去!”
 
    听到庞虎的训斥,何展跟林木通这才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不过何展的椅子已经被他给压坏了,何展环视一圈,最后只得臊眉耷眼的站在林木通身旁。
 
    庞虎站起身来,对着楚休拱手大笑道:“林公子不愧是隐魔一脉的年轻俊杰,实力果然不凡,这次我祁连寨想要度过危机,便要靠林公子你了。”
 
    以庞虎的眼力,虽然方才楚休只出了两招,不过他也依旧能够看出楚休的真正实力来。
 
    这也就是楚休手下留情了,如若不然的话,林木通跟何展不死也要重伤。
 
    之前庞虎虽然没有埋怨梅轻怜的意思,不过他也依旧很怀疑,这小子到底能不能给他们祁连寨带来帮助。
 
    不过现在看到楚休的实力,庞虎却是没有再有一丝怀疑了。
 
    任何一个宗门能有如此出色的弟子,肯定都是要当作宝贝来培养的,其地位甚至要比宗门内的武道宗师都要高。
 
    梅轻怜把他们隐魔一脉最为杰出的年轻俊杰都给派来了,倒也是给足了他面子。
 
    楚休随意的拱了拱手道:“庞寨主客气了,圣女大人请我来帮庞寨主你解决危机,我自当是尽力而为,不过也同样是需要贵寨的配合才行,要不然单凭我一人,也是无法扭转乾坤的。”
 
    庞虎点了点头,直接一挥手道:“设宴!边吃边谈!”
 
    祁连寨的前身是北地三十六巨寇,而北地三十六巨寇说白了就是盗匪,哪怕他们的实力再强,也是少不了一些盗匪习气的,就比如现在这般。
 
    大堂内直接被摆放上了一张大桌子,庞虎手下一些心腹足有十多人都在场。
 
    大块吃肉和大碗喝酒或许已经成了祁连寨的习惯,不过楚休倒是第一次看到这幅场景,倒是显得很新奇。
 
    祁连寨的方式都已经不能算是大块吃肉了,简直就是整只上来。
 
    鸡鸭什么的整只也就罢了,其中竟然还有一整只烤山虎,其余各种熊掌鹿肉等山珍更是不计其数。
 
    庞虎给楚休倒了一碗酒,直接一口饮尽,沉声道:“林公子不远万里来我祁连寨帮忙,大家都起来表示表示。”
 
    祁连寨的这帮盗匪最擅长的就是喝酒,一个个也纷纷举起了酒碗。
 
    何展和林木通更是跃跃欲试。
 
    他们之前被楚休一招击败,现在还是感觉有些丢脸。
 
    打不过你,喝酒总是可以的吧?
 
    不过楚休只是礼节性的喝了一圈之后,他便动内力镇压下酒力,放下酒碗道:“庞寨主,也该说一说正事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庞虎也是放下了酒碗,何展跟林木通只能郁闷的对视一眼,也都是放下了酒碗。
 
    楚休沉声道:“祁连寨现在的危机不在于处境,而是在于祁连寨为何会陷入这样的危机,首先要把源头给找出来,才好做事。”
 
    庞虎皱眉道:“林公子是什么意思?”
 
    庞虎其实虽然看似粗狂,但他却并不是笨人。
 
    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全灭,只留下庞虎苟延残喘,这并不是因为他怂,而是因为庞虎对于危机的感觉比较敏感,所以才及时的规避了危机,给北地三十六巨寇保存了这么一丝力量。
 
    不过这一次被聚义庄逼成这般模样,庞虎却当真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
 
    楚休顿了顿,道:“庞寨主在辽东密林中修养生息,回复实力,并且还结交十三皇子项沖,化解了朝廷那边的压力,这是一步好棋。”
 
    听到楚休这么说,庞虎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得色来。
 
    本来庞虎是打算修养生息之后便继续干老本行的,不过他上次却是意外遇到了项沖,并且与之结交,所以便利用项沖,使得朝廷不在追缴他这个北地三十六巨寇的余孽。
 
    而上次庞虎遇到项沖时,正是项沖跟着隐魔一脉宗师,明面上是皇室供奉的盛天尧前来援手楚休之后,所以说项沖跟庞虎的相遇,其实也算是楚休间接促成的。
 
    不过这时候楚休却是忽然道:“不过接下来的路,庞寨主你却是走错了。”
 
    庞虎一皱眉道:“什么意思?”
 
    楚休沉声道:“辽东之地本来就不适合发展,庞寨主你在恢复完实力之后,盘踞在辽东郡周围,建立分寨,虽然没有像昔日北地三十六巨寇那般劫掠,反而是收取过路行商的孝敬,不过却也引得一些人不满了。”
 
    庞虎冷哼了一声道:“某已经做的足够仁义了,我祁连寨虽然是盗匪,但却也是讲规矩的,他们路过辽东郡,我只要收了银子,便保他们一路平安,甚至他们若是能出更多的银子,我都能让手下的兄弟们一路护送他们到目的地,他们还不满?”
 
    其实庞虎这一招还是跟楚休学的。
 
    韩豹在回归祁连寨之后,自然也是说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是怎么过的,其中他跟楚休所合作的事情倒是让庞虎有了很大的灵感。
 
    庞虎本来就不是笨人,北地三十六巨寇覆灭之后,庞虎也是在反思着,自己这三十六巨寇究竟是因为什么被灭。
 
    最后庞虎得出来一个结论,北地三十六巨寇的覆灭,不是因为他们劫掠了朝廷和各大武林势力,而是因为他们不讲规矩,破坏了规矩,得罪了所有能得罪的人,所以才会被联手剿灭。
 
    所以这一次庞虎便借鉴了一下楚休跟韩豹在殇邙山合作的方式,收取过路费,做的不那么过分。
 
    并且庞虎还增加了一个保镖的服务,只要出的起钱,祁连寨的盗匪甚至还能客串镖局。
 
    楚休摇摇头道:“庞寨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不满并不是过路的那些商队不满,而是聚义庄不满,因为庞寨主你,挡了聚义庄的路!”
 
    “什么意思?”
 
    楚休沾着酒水,在桌子上画出了北燕的大致地形道:“聚义庄这些年来在聂仁龙的发展之下,不说是名满北燕江湖也差不多了,虽然实力不强,但名声却非常大。
 
    聂仁龙此人是经营名声的好手,寻常人先寻利,再得名,但聂仁龙却是擅长用名声来赢得利益,现在聚义庄的名声积攒够了,聂仁龙自然也想要获得一些实际的利益了。
 
    不过聚义庄以仁义为名,岂能做出破家灭门的攻伐之事?所以最简单的方式便是弄出一个联盟来,聚义庄作为联盟之主,去做某件事情,成功了之后,只要聂仁龙的手段得当,这联盟可是依旧不会解散,还会奉聂仁龙为主。
 
    而现在看聚义庄的动作,显然他们的目标便是北进,而庞寨主的祁连寨,便成了聚义庄联盟的目标,他们所必须要扫除的,踏脚石!”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破局
 
    楚休的话说完,顿时让在场的众人又惊又怒。
 
    他们祁连寨昔日也是曾经威风过的,北地三十六巨寇还在时,他们可是敢去跟北燕朝廷叫板的,谁承想现在却是被人家当成是踏脚石了。
 
    何展更是气的直接拍桌子大骂道:“王八蛋!聚义庄那帮无耻的家伙还说什么要剿灭盗匪,还辽东一个清静,合着是他们自己想要发展势力,却拿我祁连寨当借口!”
 
    楚休淡淡道:“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聚义庄从来都没那么仁义,否则聚义庄也发展不到现在。
 
    拜月教就在西楚之地伫立着呢,邪极宗也就在北原,聚义庄若是真想要为民除害,他们怎么不去找拜月教的麻烦?嫌远直接找弱一些的邪极宗岂不是更好?
 
    况且换句话说,诸位现在只是祁连寨的人,而不是北地三十六巨寇,昔日在北地三十六巨寇最为巅峰之时,聚义庄又岂敢来找你们的麻烦?”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不过这时林木通却是忽然问道:“林公子,聚义庄既然想要发展,为何偏偏往东北这个方向来,而不是别的地方?”
 
    楚休淡淡道:“很简单,因为那两边的人,聚义庄惹不起。
 
    西边有燕西平遥皇甫氏,虽然皇甫氏的实力不算太强,不过身为九大世家中底蕴最长久的几个,皇甫氏还是有很多底牌的。
 
    南边则是燕南神武门,神武门虽然实力不强,但燕淮南却是当世人杰,聚义庄也不想去招惹燕淮南。
 
    所以只要聚义庄有往这两边发展的意向,直接就会被他们打回来。
 
    而东北方向,辽东郡地广人稀,紧邻燕东之地,而祁连寨出身北地三十六巨寇,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换成我是聂仁龙,我也会选择这个方向为目标的。”
 
    庞虎在一旁沉声道:“那林公子可有破局的办法?聚义庄联合十余个势力一起出手,论人数,我祁连寨不如。
 
    聂仁龙那厮滑不留手,我虽然有实力对付,但他却很少正面出手,北燕武林大豪韩霸先乃是聂东流的师父,这次他们更是把韩霸先请来了,我跟其一战,两败俱伤,可能我伤的还要重一些。
 
    现在我祁连寨在高端战力上跟人数上,可是都不如对方的。”
 
    听到这次就连韩霸先都出手了,楚休不由得问道:“聂东流这次也参与到其中了?”
 
    林木通道:“当然,而且布局剿灭我祁连寨分寨的,便是聂东流本人!
 
    聂仁龙这个当老子的也是不遗余力的在为聂东流积累着名声,甚至这次对我祁连寨出手,大部分的计划都是由聂东流来布置的。”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来,这次他不光是来帮忙的,同样也是来报仇的。
 
    庞虎看向楚休的目光还有些疑惑,提到聚义庄时,这林烨怎么也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看来梅轻怜推荐来的这位年轻俊杰还当真是靠谱的很,这么快就已经进入了角色,站在他们祁连寨这边,把聚义庄当成是仇寇了。
 
    楚休想了想,沉声道:“若是想要破局,需要三步,退让、分化和借势,不过世事无常,哪怕就算是道门的那些卜算大师也不可能走一步算三步,我也只能一步一步的来,中间若是出了问题,再行修补。”
 
    在场的众人对视了一眼,其实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楚休说的是什么意思。
 
    对于这帮盗匪出身的家伙来说,一般他们都擅长两件事情,杀人和抢东西。
 
    不是说北地三十六巨寇便都是白痴,而是他们大部分的人性格就是如此,坚信实力要比计谋更加重要,等实力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可以忽略任何的计谋。
 
    虽然事实上是如此,但很可惜,之前的北地三十六巨寇还没强大到这种程度,所以便被剿灭了。
 
    而现在的祁连寨也是如此,在实力不足的前提下,就只能依靠计谋算计翻盘。
 
    庞虎敲了敲桌子道:“你说的退让,是什么意思?”
 
    楚休淡淡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暂避锋芒,先行退让,如此才能够换来一丝生机。”
 
    楚休这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便炸了。
 
    何展直接站起来道:“绝对不行!大当家的跟我们用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在这辽东郡立足,结果你现在却是告诉我们放弃这些基业,直接退让,这算什么事情?
 
    要是认怂就能解决问题,我们早就跟聚义庄认怂了,还请你来干什么?”
 
    楚休一摊手,用无所谓的语气道:“退让不是认怂,还有辽东之地其实本来就不适合发展,地广人稀,而且四面皆敌,东有聚义庄,西有神武门,南有皇甫氏,北有极北飘雪城。
 
    些势力哪个对祁连寨有好感?现在没人动手也就算了,一旦像现在这般有人动手,祁连寨甚至连跑的地方都没有。
 
    诸位,我并不是祁连寨的人,圣女大人让我出手帮忙,人我来了,主意,我也出了,至于用不用,全凭你们自愿。”
 
    庞虎皱着眉头思虑了片刻,他直接一拍桌子道:“行,就按林公子你说的办,从现在开始,我祁连寨便听你指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庞虎自己不擅长这些东西,有人擅长就可以了。
 
    当然庞虎相信的不是楚休,而是梅轻怜。
过后,所有隶属于祁连寨的武者,全部撤走!
 
    整个祁连寨的人数其实并不算太多,只有近万人而已,而其中一开始就是属于祁连铁骑的精锐,其实只有不到千人,所以后撤隐匿起来极其的容易。
 
    而此时在辽东郡之外,一座庄园当中,聂仁龙跟聂东流,还有十余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都在其中,同样也是大摆宴席,不过却是要比祁连寨的宴席精致许多。
 
    聂仁龙坐在主位当中,聂东流坐在其身侧,周围的那些人都是燕东之地一些武林势力的执掌者,此时他们正对着聂东流不断的恭维着。
 
    “这次多亏了少庄主神机妙算,布局无懈可击,才能将那帮盗匪凶徒给彻底压制。”
 
    “是啊,按照少庄主的布局,我等步步为营,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彻底将那祁连寨蚕食干净的。”
 
    “聚义庄有少庄主这等人杰,是聚义庄的幸事,也是我燕东武林的幸事。
 
    最近这段时间少庄主厚积薄发,没有在江湖上扬名,使得那什么楚休、吕凤仙纷纷都踏入了龙虎榜前十,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少庄主必定能够踏入龙虎榜前五!”
 
    这帮人没去恭维聂仁龙,反而都是去恭维聂东流,不是他们不懂事,而是他们知道,这次聚义庄的动静这么大,聂仁龙本身就打算将聂东流推出来。
 
    身为聚义庄庄主,聂仁龙本身的实力先不说,他的名声倒是足够大了,所以现在一些虚名,聂仁龙已经不需要了。
 
    反而是聂东流,现在他甚至已经不是龙虎前十了,所以聂仁龙必须要将他再次重新推到前十的位置上去,如此聂东流方才有资格去跟那些年轻一代的俊杰争锋。
 
    而且这次的行动聂仁龙也有些考校聂东流的意思在其中。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聚义庄的未来也是要交给聂东流的。
 
    以前聂东流虽然也有过合纵连横去剿灭一些盗匪凶徒的经历,不过那些都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这一次聚义庄联合燕东之地十余个大势力,还有聂仁龙和韩霸先两位武道宗师,这些人都听聂东流一人指挥,这跟之前可是天壤之别。
 
    不过值得称赞的是,聂东流这次表现的倒还当真不错,虽然表现不算是惊艳,但却布局谨慎,稳扎稳打,将祁连寨的分寨全部拔除,最后将其逼入了辽东的森山老林当中。
 
    唯一出了一点差错的便是韩霸先跟‘赤面天王’庞虎一战,竟然是两败俱伤的结局,甚至聂仁龙都没有出手偷袭的机会。
 
    昔日庞虎在北地三十六巨寇当中并非是名气最大的一个,但谁知道他的实力竟然这般强,居然都能跟韩霸先拼个两败俱伤。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